关于实习

放假后开始找起了实习。然后,找了一周,的确有公司表示要招我,我还拒绝了。我真的是,想剁了自己的手,因为后来找才发现这些公司实在是无论多小,都要找“最好的”,而我,做不到最好,所有就再也没消息了。

本来我当初打算是慢慢找,但我爸基本每天一催,搞得我很痛苦。这几天每天晚上基本睡不着,心里有事,实在难以入眠。若是告诉他每次他们打电话都会给我很大压力,搞得我睡不着,我甚至能想到我爸会指着我的鼻子说“不孝”,因为他们觉得孝就是要听他们的话,一句反对就把你说的一无是处。这些年一想到这些破事,心里都会烦躁地不行。

啊啊啊,我BEC过了,旋转跳跃。虽然只是过了C,但内心还是开心到不行。毕竟抱了(啊,果然这报名费要打水漂的心态)。啊啊啊,现在就要考虑证书邮递的问题了。开心

读《情歌》有感

无聊下了篇耽美文看看,是青云待雨时的《情歌》,文案开头作者一再强调会虐,但看标签是破镜重圆,心想估计只是破镜重圆类型里套路里的“虐”。不甚在意。

故事讲的攻沈余舟与旧情人晨晔相遇了,在分手近7年后,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式相遇。攻余情未了,心里自大地也觉得受余情未了,便开始了“追妻”之路。在攻重新追求受的过程中,攻开始回忆起了他与受的相处,当然篇幅侧重于攻受分手纠缠的过程。攻大受5岁,一个开始出来工作并在工作中不时遇挫,另一个却仍在大学纯粹恋情的象牙塔中。一个不懂恋人的“不懂事”,另一个不懂恋人的“不认真”。双方在面对不同的社会现象,难以保持大学时期的爱恋,最终在双方各种原因的纠葛下,终于让这段感情走到了尽头。

再次相遇,攻一直觉得是自己当初和受分手的原因,导致了受变成如今这般“可怜模样”(受在圈子风评不好),他心里想的是大学时期,那个羞涩,一心一意在他身边的那只小猫。但事实并非如此,受在攻后遇到了更爱他的人,卓胥。卓以他的温情疼爱一点点地把受从失恋的泥淖中救出,两人甚至要结婚了,只不过后因家庭原因,双方不得不分离。为了彻底断掉卓的心思,受甚至找了另一个人S来配合演戏,(后面生出了情愫)只不过后发现S出轨,才断了感情。时间流逝,而受也逐渐成长,对待爱情,没有了以往的“死磕到底”的气势,对比攻追他的现状,多年前的分手过程似乎在重演,只不过双方的地位调换,这次,纠缠的是攻。受一再与攻强调,两人绝无可能,攻又实在不甘,他心里确实有受,后面受看到卓终于与他人成婚,放下一桩心事,便离开C城,只不过回到上海又被母亲逼迫放弃继承权。受心灰意冷,这时遇见追来上海的攻,大约有了再试一遍,也想拥有攻温暖的家,便与攻复合了。

我寥寥数语,讲不出攻受之间纠缠的细节,心思变化的瞬间。看小说时,我甚至觉得作者不知道这份感情最终结果具体怎样,受是因什么原因和攻复合,受最终会重新爱上攻么?一切不得而知。(文字的魅力就是如此,有时候并不是你创建了这个人物,而是笔下的人物恰好借了你的笔在书写他在人生历程的不同选择)看书评,有的人说攻渣,有的人说受心里最爱的依旧是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开始以受的视角看分手的过程,的确觉得攻是有点渣,明知同事喜欢他,为了利益还是疏远受。尽管心里知道社会的不容易,自己实际上还是不认同攻的。但后来逐渐了解在那段分手过程中攻的想法,才终于明白这个人那时只是弱小,不成熟,但心里,实实在在装着受。但一段感情,不是互相喜欢就可以啊,不然二人怎会分手,受和卓怎么会分手。攻受分手,主要是两人那时的确不成熟,一个还是习惯性依恋对方,一个却是在重重压力下面对依恋自己的恋人不知所措。不成熟,不信任,这是这段感情破裂的本质。而受和卓,是因为家庭,受明白卓是个孝子,不忍心他左右为难,也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双方最终会生出龃龉,所以选择放手。

一段感情,不是互相喜欢就可以的,其中牵扯因素太多,最终结出果实的,是双方能在此各取所需,(至于需求,可以是情,也可以是利,等等。)说来挺好笑的,我未谈过恋爱,看这篇文时突然冒了个念头,有一天我也会像晨晔一样在分手时期与未来男友纠缠不清么(没谈就想到分手ㄟ( ▔, ▔ )ㄏ )?想到这个,是因为听说人会对第一段恋情印象深刻,而且若是双方都没谈过,那这段感情会更“轰轰烈烈”,因为未经历,所以会把所有精力都投放进去。不论未来遇到怎样的人,遇到怎样的另一半,我都希望我们能以成熟的姿态,认认真真地对待一份感情,就像受一样,你来,我去接你,你走,我不过多挽留。

感情,自自然然,顺其自然。

近年戾气

近日才明白,一个人对你好,从来不意味着她是你以为的“她是个好人”(这种肤浅的想法),也不意味着她会一直对你好。

之前宿舍还未分裂时,我与宿舍其他人关系也不错,(至少我个人觉得不错,别人是否看得起就不管了),我一直有着一种“大家其实都挺好的,就算X和我说起她们做过的一些事,我也会一直推说她们可能没想那么多,不小心的吧,不是故意的吧。”的心态,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觉得大家住一起,难免有摩擦,有时候难以考虑到所有人的想法。你忍一忍,让一让,大家开开心心地住一起不好吗。再者是我心里的确有愧疚,之前与他们要好,后来却分队,站了对立面。

可是,这一年决定站队,不理会这些纷争后,才明白人原来是比想象还要复杂的生物。看到别人一寸寸地侵占你的领地,我从一开始的理解,到后来的心有不满,到最后,只能无奈地对自己说一声“算了”。算了,不是原谅,这些疤痕,不是原谅就可以抹平的,可是也的确不想让自己变成他们那样的人,一有点事就充满戾气,我也不想再装成他们口中的“圣母”,我对谁都有怨怼,很多事,只是想以另一种和平的方式解决罢了。

敲下这些字时,心中隐藏已久的戾气像股黑烟般缓缓冒出,我不喜用暴力的方式去面对事情,也许真的有股软弱在心里吧。心情不好时,总是喜欢一个人呆着,看小说,或者写下心中所想。文字,是我最大的安慰。

工作,以及未来

昨天刚考完BEC的口语,有一瞬间觉得“啊,没戏了”。其实回想我的表现其实还行了,流利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尽管措辞可能有问题,但还是相对顺利地走完了全程。我的partner看到我的沮丧,倒是一直安慰我,“你表现地很好啦”,可能对自己的“完美主义”心态还是难以消除吧。搭公交时突然想到“呀,可以准备拍证件照啦”,又有种莫名其妙的“前路可期”的感觉。

我一直觉得人有种很奇妙的“矛盾”感,就拿自身来说吧。我很多时候很懒散,但有时对自己的要求又会偏高,(倒不是100%的高,如果大部分人想做到70%,我想做到85%的感觉吧)又或者是因为自己的阈值比部分人高,所以部分人觉得好的时候对我而言就是个平庸的结果。但有些时候因为这个所谓的“高阈值”,我容易迷失在“假认真”的圈套中,特别是在大学里。我在大一期间挂过科,感受过周围人对“挂科”的鄙视(倒没这么深的程度,只是文笔差,一时想不出什么词汇,就是一种看别人落下时的得意心情),后来害怕再面对这样的目光,所以后来一发现上课是自己走神,就会害怕地很,毕竟没有人愿意轻易拉你一吧。

过不久就要结束大三的日子,进入大四了。周围许多人都开始找实习了。当然,部分人从大二就开始实习了。在广东这边,考研的人很少,出国留学一般从大一就开始了,也没有留在学校里面的,除了那些2+2,3+1项目的。之前被几个老师询问过是否考研,自己都不好意思笑说没这个打算。嗯,我从很久以前就知道,考研这事成为我人生道路的一部分的几率小之又小。在农村,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大学是最后的学习之路,考研,更是听都没听过,上大学,也不过是为了赚大钱而已。(农村和城市的认识相差甚远,农村人对很多事物的了解似乎还停留在改革开放初期。这并不是夸大,我一个在深圳工作多年的表姐,一次竟然问我,“xx,你们是不是包分配的”。或者她接触过的是专科类的?觉得包分配才是最高配置?)

也许是广东这块地方不像其他地方,对“考研,出国”之类的事如此热衷,所以我也从未觉得去工作是一个不好,甚至委屈的选项。而且在我身边,我接触到的想考研的人90%多是为了逃避工作,当然还有部分人选择的逃避方式是“考公”。毕竟工作压力大,想找一个舒适的方式是人之常情。我觉得中国人有时对文凭有种固执的追求,有时又把文凭砭得一文不值,(当然,这么做的大部分是没拿到文凭最终靠其他方式赚大钱的人,还有部分既得利益者,怕别人分了这块大蛋糕才如此说),总得来说,对文凭毁誉参半,但总体来说,现阶段文凭的重要性大家都心里有数。想到这点是想到之前看到的一些油管主在谈及到是否上大学的事,初次听到这个问题时,我是很惊讶的,在中国,大部分人不上大学“没考上”是一个比重非常非常大的因素,而竟然有人问是否该不该上大学。当然,国内外环境不一样,国外对于大学是“宽进严出”,而且学费巨高,并不用考虑“没得上”的问题。但无论怎样,这个问题让我体会到了非常不同的中西方文化思维,甚至有点羡慕这种“自由”,你想上大学便去,而不是,你得努力去上大学。(当然,现阶段我的阅历得出的是这种浅薄的理解,希望未来再看到这个日记有更深层次的理解。)

最后跑个题说到体现“语言的魔力”的事情。X近期一直埋怨她男朋友,昨天在宿舍里一直对着我们说他男朋友小气的事,发红包金额小(小于200),而且不经常买口红等化妆品给她,说到后来又提及到她的“同学”,“我同学每次聊天都会给我发红包的,他呢”(这句话一度让我怀疑他们到底聊什么 ノ)゚Д゚( )说实话,X每次说起家人,恋人之间的事,都会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地位,觉得自己吃了很大的亏,所以她说的话也会让人觉得她真的吃了很大的亏。语言是中性的,但说话者的语气,动作,措辞,将语言变成了利刃,又或者绵绵春风。这就不得不佩服将语言创造出来的伟人了。还有,昨天X抱怨的时候,真的忍不住想笑,她一直强调自己是个大方的人,男朋友如何小气,但事实是她自己占了便宜还卖乖,哪次不是他男朋友发红包,买礼物给她。她似乎只要坐在那里把自己当公主就可以了。有事就找其他“哥哥,同学”哭诉,估计真把自己当玛丽苏看待了。她每个骂她男朋友的点在我看来其实是变相地说自己,因为那些问题在她身边的我看的最清。所以那时候突然想说,“别分手,你们就互相祸害不行吗”。当然,语言的力量有时是不可估量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所以乖乖当个安静的人,左耳进右耳出。当做一个故事来看待就好,没必要因为这些事去耗费什么心神。

之前有人问,你喜欢现在的自己吗/你有没有成为你以前讨厌的人。我回答“是的/没有”,因为我也不记得以前不喜欢的人是怎样的,只有一个点,永不玩弄别人的感情,这一点我一直在认真执行,所以我就认为我没有成为自己讨厌的人。至于喜欢,是因为我知道,人,大部分路是要自己走的,没有人会一直陪自己,那么最该爱的便是自己,毕竟“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不喜欢用道德去约束别人,只要互相不侵犯彼此的领地,不冒犯彼此的利益,觉得都是可以一起结伴前行的人。


关于身体不适

这辈子最讨厌的事“生病”或“身体不适”可以排上第一二名了。人意不舒服就容易矫情,也容易伤感。

今天过去暨南大学(校本部)考BEC中级,6点半就起床了,打的去那里很快就到了。回来学校的时候,睡不够加上晕车,没吃午饭就坐车。一上地铁整个人就不好了。最终在车上吐了几次酸水。然后连饭都吃不下就躺上床休息了。

刚回到宿舍,X也回来了。(她也考中级)躺在床上叽里呱啦地讲话,我头疼地厉害,随便敷衍了几句。起床后发现已经晚上6点多了,其他舍友也吃完饭回宿舍了,总不能叫人家下去打包,所以就穿着沾了一点酸水的裤子下去随便打包了点东西回宿舍了。下去的时候天还挺亮的,本以为会是一片昏暗的,看到亮光,心情也有些许明亮了。

我很讨厌生病/身体不适的自己,这个时候的我总是异常脆弱,和平时那个面对困难也会咬牙前进的自己不同,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觉得孤立无援。每个人都会生病,倒是没人会去在意别人不舒服的程度,大部分人把精力都放自己身上。这事很正常,人而为人,最重要的是“love yourself”,但每次身体不适时,我又期待有人能伸出手,抱抱那个脆弱的自己,说到底,人这种东西还是爱自己多点。

今天最难过的,可能是我搭档的举措吧。今天在车上吐酸水时,想到了之前和怡姐搭车时,我呕吐时她立刻跑到我旁边询问我还好么?说实话,我见过太多人一看到晕车的人就躲得远远的,或者装作不认识以免“丢人”的人了,第一次有人会关心你的感受的时候,心里真的暖地不行。今天和搭档坐车时吐酸水,下车后整个人觉得脑子里都在旋转,他也就说了句我去吃饭了,没一句询问。我并不奢求一个一起练口语的搭档能做什么举动,但是这种装作不知道的举措的确让我想起以前一些事,些许心寒罢了。

然后我就矫情地想到,是不是因为容貌呢。不怪我现在一直先到容貌这个事,现在的微博,抖音,各种社交类软件都在和你一遍遍地强调容貌的重要性,讽刺地是近期的综艺节目,《创造101》,出了个所谓的“村花”(杨超越),什么实力都没有,就一个好看的皮囊,就轻易排在前几名,把部分有实力没容貌的人挤下舞台。这个社会,已经病态到审美单一,且容忍度越降越低,几近于0了。一个社会能接受的美女标准,就是肤白,皮肤好,身材纤瘦,五官没过大问题。当然我知道一些人维持好的容貌实在不容易,每天各种涂抹,花的钱也挺多的。但每个人对女生能接受的样子就在那里,真的是不给其他风格,样貌(比如美黑)更多的生存空间了,而且可悲的是,这个趋势会越来越严重,等到哪一天全国女生都一个样了,这种病态的“0容错力”可能才会转变。(或者如果女生能多去国外接受“包容,开放”的思想,可能也会对国内趋势造成一定影响,不过这种作用可能也微乎其微罢。)转到说国内美女的标准。看那几个指标貌似做美女很容易,但这些年来,减肥,整容失败的人也不少。(狭窄的观点导致很多人难以接受自己)。

不说这个大环境了,就那我身边来说,X,一个身边活生生的例子。肤白,体重正常,五官无大问题,就莫名其妙成了那些男生口中的“大美女”,她自己当然也那么觉得了。(好吧,我觉得我个人审美真的和国内有着过大的差距)且不说具体情况,就说她能作到一堆人觉得她很棒,我就很佩服她作的能力了。

真是越写越知道怎么正确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就转到一部日剧上说吧,《失恋巧克力》,女主也是个同样作的人,结婚之后遇到之前疯狂喜欢自己的男生,很享受那种被追捧的感觉,所以就特意勾引男主,但女主的勾引又不是明晃晃的,而是那种非常“不自知”,和X有的一拼,“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的感觉。我看剧时十分怀疑男主到底知不知道女主是怎样的人,但后来听到男主那句“就是看着她装觉得她很可爱”(大致意思),我真真明白了“颜值”这个东西掩盖了多少东西啊,有颜,再加上一些不经意的挑逗,真的真的比你认真对待一个人还有吸引力了。无论一个人再怎么用尽全力对待他人,就算把自己的“十分”扔给对方,也得不到一个回应。实在又搞笑又现实。(至少这是我至今为止的感想)(且也刨除了那个给十分的人给的东西不是接收方想要的东西的可能性)。当然,这世界还有既看不起贡献者,又离不开贡献者,又奢望得到所谓的“高级货”的人,那就真真恶心人了。

关于俗人,俗事

这学期宿舍基本算是分裂了,我算是真真到了X的阵营中了。毕竟中立从来两边不讨好,两边都不相信,那我不如和一个对我更有利的人一起共事,不讨好,做最开心的自己。

与X在一起,真真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社会气息。(这倒与近来很火的“社会人”没什么关系[╮(─▽─)╭])。透过她,能看到社会上打拼的不同的人的很多面,倒是为我以后接受他人的容忍度又增加了几度。

说来很好笑,我之前一直不愿意自己以“恶意”来揣测她,但慢慢接触下来,其实能懂她的想法,也能理解些许了。

她现在还是喜欢一边撩别人,一边装和他人做朋友。撩到那个人来表现一点爱意时又装作无措的样子,问周围人该怎么办(不了解的周围人倒是都觉得她应该魅力很大才一直有人喜欢)。而我,这时就得配合着她一起演戏,装作惊讶,艳羡,满足她的虚荣心。有时候觉得这么近距离看这些事挺有趣的,她那流程万年不变,倒是效果显著(先是加那人微信,然后开始每天定时撩,然后等到鱼儿快上钩时又冷淡下来,这时鱼儿反被动为主动,双手献上女神需要的东西了。)我本来觉得自己会慢慢习惯她的婊气(嗯,婊这个词我觉得并不是贬义词,更多是中性词,拿来修饰一些特性罢了)但没想到她交男朋友后依旧撩各种男性,我竟然有种病态的想法,还好他男朋友是在外工作的,否则她不得作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来让男朋友戴个更大的“绿帽”。(说绿帽是夸大了,她在外很会保护自己,手段一使,倒是最无辜的那个,没让人占过什么实质性的便宜,倒是让人家心甘情愿地不断掏红包,这点是我最最“佩服”她的一点了)

近来我也觉得她会是以后职场上最吃香的人,不仅是她以各种手段获得的人脉,更是她会经常“嚷嚷”。难以用文字来描述“嚷嚷”这个词在此具体含义。可以用些事例来解释。第一个想到的是,团体活动,她会一直“嚷嚷”,说得比谁都大声,做事倒是没真正做,一点事都要寻求别人帮助,说是自己的部分太难做(她似乎一直觉得自己担任着什么重大角色 (=´ω`=))事情完工后,总结起来就是她做了非常多,且很难的事。这一点以后工作,天天在领导面前说,加薪升职总是会快。第二点是,她受点伤就会“嚷嚷”地整个班里的女生都知道,从而让班里男女生心疼。之前感冒或者咳嗽,就会在宿舍里一直念着“好想我妈啊,这时候她会给我煮……,做……”,前面大家还会照顾,后来宿舍都知道她戏精本质,一个个都装没听到,后来一生病就躺倒其他宿舍女生怀里,或者微信上和别人哭诉,宿舍倒是成了不关爱舍友的群体了。(以前是觉得她可能被宠坏了,没发现别人生病时也很难受,做了和她类似的举动,感冒时说一声身体不舒服,她倒是一句也没听到,觉得你在装了)这就是真正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啊,这一点也要学习ヾ(・ε・`*)  

然后,关于格局这一点我也要向她学习。(这是真话)农村里的普遍格局小,习惯省了,花大钱总是不甘。我一直觉得宿舍里就我自己是有“小气”的陋习。后听其他人讲,才明白不单自己有这问题。但X处理地好啊,偶尔的小恩小惠才是滋润人心的利刃,以小钱换大钱,轻而易举地让那些男性掏钱发红包买口红之类的。但对女生她就不会了,她更偏向打情感牌,这种根据群体来区分对待的事,让她在女生男生面前混得非常好了(除了我们宿舍和几个近距离接触的,真正了解后心里总是有点数的)

总得来说,X在人际关系上的各种操控,让我觉得真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小说都没来得这么丰富,她是真的让我见了世面的。至于对她在道德上的情感,我是没资格说她的,毕竟不同人有不同活法,要真是觉得世上真有“正”三观这种东西,也太束缚人了,法制社会,不犯法,做什么其他人都不得随意诋毁。

代价

很久没再说到宿舍的事了。
这年发生了太多事了,实实在在很难用三言两语简单描述。
这年感受最多的就是不可轻易在他人背后说人,也不可轻信他人。
当初在大一时期的确是很讨厌X,甚至到后来还很直接地与宿舍其它两人说起X的坏话,期间的恶毒心思的确不可否认。直到大三第一学期末,自己发觉自己实在是过分地很,便不再参与其它二人的讨论了。慢慢想脱离背后说人的自己吧。
下定决心是在寒假过后,过年时求的一支签,说来好笑,我一直说自己不信命,却在求到签时看到那句“春秋多口舌疾病”而下定决心不再理会是非。无论是乐的还是苦的,自己吞便是。
让我惊讶的是,这学期其它二人似乎也是存了和X和好的心思?本来觉得挺开心的,却没想到其中一人发了个“两面人”的朋友圈。瞬间心凉到不行。这种暗讽真的是让人觉得难堪到不行。心里沉甸甸的,我本意是想真正脱离这场宿舍之争,没想到最终落了个里外不是人的局面,想来真是搞笑。
最让自己难过的是,本来我与那个发朋友圈的人关系很要好,最终却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而不再像以往要好。
早知道千不该万不该和熟人说起另一个熟人的坏话,真真是难过又难堪,一旦踏入了沼泽,便是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喜欢你 叁

2012年6月1日

昨天和他微信聊天时他说到喉咙不舒服,似乎要感冒了。心里急得不行,又是百度又是打电话问读医学的同学说要怎么办。佘立说只是普通的喉咙使用过度而已,多喝点热水,再买点润喉糖可以舒缓症状。说着又调笑起我,“阿山,你在追哪位男孩子啊,这么紧张”佘立在高中时期就知道了我的性取向,原以为会被他所嫌弃,不想他却反问,“那又怎样,阿山还是我的好哥们啊。”这事过后我们两个共享了许多的秘密,无论是爱情我也可以轻易地告诉他我意淫哪位男生很久了。但是这次我却选择了隐瞒,毕竟不可能的事,况且告诉他后他必会劝阻我,所以我只说是刚认识的一位朋友生了病,没家人照顾,所以怕自己照顾不好了。

今天去小卖部又急匆匆地买了几盒润喉糖,他说今天他要替一位同事值半天的班。我回到宿舍后精心“打扮”了一番自己,平日里不怎么修边幅的自己梳头梳了5分钟,又向舍友借了定性啫喱,做了许久的发型,对着镜子挤眉弄眼,默念着等会要对他说的说辞。舍友看到我这阵势,笑问我要去勾搭哪位女生,我瞪了他一眼,半开玩笑地说要勾搭男人去。说着换上自己最好看的一套衣服,拿起润喉糖跑出门,无视宿舍那几个好事吹口哨的家伙。

快到他办公室的时候,我停下来大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如此反复,心脏才不再跳的那么厉害。我敲门后走到他的办公区域,看到他在闭目养神。怎么会有男生的睫毛那么翘呢?明明比我大了近一轮,看起来却和一个大学生似的年轻。不等我再多端详,他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我吓得整个人抖了一下,他看到我,似是惊讶,“关山?”沙哑的声音里满是困倦。我心疼得不行,掏出口袋里的润喉糖笑着对他说:“六一快乐,这是儿童节礼物”,说着还大胆地倒出一颗糖剥了糖纸要往他嘴里塞,他自然地接过我手里的糖,放进嘴里含着。我突然又后悔自己那冲动的行为,低着头怕他看出什么端倪。没曾想他只是凝视了我一会,问我,“关山是不是交女朋友了啊”,我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种问题,刚要辩解,他却掩嘴偷笑起来,“今天整理得这么帅气,不是交女朋友我不信,要是关山交女朋友要记得和我说啊,我也可以帮你参详参详,毕竟大你这么多呢。”

我给他送糖时雀跃的心情瞬间低落到了极点,尽管知道这份感情是不可能得到回应的,但听到他问自己是否交了女朋友甚至要帮我参详时,心里似被灌满了苦水,不能吐,只能拼命往里咽。我听到自己苦涩地问他“那贺天呢,你交女朋友了吗?”“当然啊,已经是未婚妻了”他甜蜜地望着我,拿起桌上的水杯啜了一口。看着我惊讶的表情,他疑惑道,“难道关山没看到我发的朋友圈吗”,我顾不上他的疑惑,直接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因为我不大喜欢看朋友圈,所以设置了微信朋友圈的免打扰。刷新朋友圈后才看到他发的那一条双手紧握的相片。我听见自己苦涩地说了一句,“恭喜你”,他似乎沉浸在甜蜜里没有注意到我的情绪变化,只是嘴角咧得更开了。像是身后有无尽深渊,我煞有介事地拿起手机,说了一句我有急事便匆忙逃离了他的办公室。


喜欢你 贰

2012年5月27日

这几日一直拉着寸头去一饭吃饭,没再遇到他。

最近寸头说我还像着了魔似的,老是一个人突然傻兮兮地笑,整个春心荡漾。被我敲了几下脑壳,才不敢乱开玩笑。

只是对他有点意思罢了,一段时间过去肯定就没感觉了。我之前一直是这么想的,只是今天上课让我明白了自己有多喜欢他。

今天他提了一个问题,是关于一个公司如何通过广告来推销自我品牌的。大家都踊跃举手想表达自己的观点,我对这个课题也很感兴趣,所以立刻就举手了。他看到我的面孔后就点头让我回答问题,他左手撑在讲台上,带着有点痞气的笑容看着我,信心满满的我竟然忘词了。我支支吾吾地说了一些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最终只能说对他说一句“I’m sorry”,他没有表现出失望的样子,只是微微一笑,点头让我坐下,又让其他人站起来讲他的观点。我坐下时感觉头脑一片恍惚,只能想起他那次在饭堂开怀大笑的模样。寸头看我不对劲,悄悄问了我一句怎么了,我只是摇摇头不再理会他。

一个辩论队队长,资料齐全,却突然在课堂上怯场了,怎样都不对劲吧。今天我才知道,他对我的影响如此之大,坐下的一瞬间想的也是他会不会对我失望,在他面前有一个失误自己都想挖个洞钻进去遮羞。

贺天,贺天,现在突然明白自己对他的情感,连写下他的名字心也不受控制地跳地飞快,原来,我是喜欢你啊。

2012年5月30日

今天他在办公室值班,会待到下午5点半才下班。我特地在4点半左右去办公室问他英语问题。在意识到自己喜欢他后,总是想要多看看他,想接近他。但自己是个gay,不代表他也是,而且gay在中国依旧受歧视,他又是我的教授,我并不想在大学里生事端。尽管这样,心里还是一直想见他,想知道他在干什么。有人说,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对他,我想放肆,却还是克制地收起了那份荒唐的感情。

但有些道理,心里明白,却总是一再犯错,所以我还是自私地找个他快下班的时间去咨询他问题,想着和他最后吃个饭,就算祭奠那暗生的情愫。

到行政楼办公室敲门的时候,我还未开口,他先抬起头看到我,笑意盈盈地对我说“hi,关山”。我听到他如此亲昵地在他人面前唤我,尽管这只是平常的打招呼,心中像开出了一片花田,那芬芳醉得我只能条件反射地喃喃回应:“Hi,贺天”,随即反应应该叫他教授,他却摆摆手示意他懂我的意思,让我直接过去。最终问完他问题后,时间只过了半小时,还有半小时左右他才下班。他看我问完问题后又踟蹰在办公区附近,问我还有什么问题吗?我急得脱口而出:“想和你一起吃饭”。他倒是愣了一下,又回过神笑着说,“好啊”。然后似乎为了让我不再困窘,主动和我谈起一些生活上的事。我曾听闻他在其他老师周围很受欢迎,今天明白他是如此耀眼,聊到下班,双方都意犹未尽。后来在吃饭途中聊到家里事,更是不住地开口大笑。最后双方加了对方的微信,到很晚才互道晚安。